欢迎访问贺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贺州简介 |  新闻中心 |  政务信息 |  办事服务 |  互动交流 |  帮助 | 
  首页  >  市长信箱  >  查看信件
【投 诉】 广东莫飞翔冤死案
2017/8/21 尊敬的市长:
     您好!
 信访难!平民信访难上难!!!你相信吗?与您在信访维稳工作会议的讲话精神背道而驰,梧州市和贺州市各级政府部门完全不理会领导的苦衷,正所谓“讲还讲,做还做”“讲一套,做一套”,两个多月了,我们在梧州市、贺州市各级政府部门信访,得到令我们极其失望的敷衍和牛头不搭马嘴的回复。(今天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写信给您,不知您能不能看到,如能看到)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点时间看完给您写的来信:广东省封开县莫飞翔(男、汉族、49岁、身份证号码:442825196708291715)因病到梧州市桂东人民医院(隶属贺州市,地处梧州市)心血管内科住院治疗,于2017年6月7日上午约8时突然病亡。家属认为广西桂东人民医院由于管理和履职不到位等导致病人死亡,院方负有责任。
    下面将家属信访难的情况向您汇报:
一、关于梧州市卫计委:
1、2017年6月8日,梧州市信访局受理了家属信访材料,转交至梧州市卫计委处理,2017年6月27日梧州市卫计委回复了一份很敷衍和牛头不搭马嘴的《意见书》,这份意见书拖延了20天。
2、2017年6月29日,家属向梧州市纪委(监察局)信访梧州市卫计委不作为,严重失职后,2017年8月1日梧州市卫计委在纪委介入后开具了第二份《回复书》,没对责任单位和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问责,家属提出的七个问题全部是院方意见,什么谁主张谁举证的,作为一个死者家属又如何举证到什么呢?家属信访同一份材料,卫计委却前后开具两份《意见书或回复书》,梧州市卫计委履职了吗?对人民群众作为了吗?家属对梧州市卫计委的回复不服。


 二、关于梧州信访局:
     1、2017年6月8日梧州市信访局受理了家属信访材料,只转交给梧州市卫计委而没有转交贺州市卫计委,违反了信访条例有关规定。
     2、2017年6月27日家属收到梧州市卫计委《意见书》后认为起存在不作为,严重失职并提出要信访其行为,梧州市信访局作出了《不予受理告知书》梧信访字(2017)166号,这不符合《信访条例》和《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规则》相关规定,存在不作为等违规行为。
  

三、关于梧州市纪委(监察局):
      1、2017年6月29日,家属到梧州市纪委实名信访梧州市卫计委和梧州市信访局不作为、严重失职。极其困难才开具一份收到我们信访材料的收条。
      2、2017年8月1日,家属到梧州市纪委要信访回复(当时陈姓接访员和陈姓局长说一个月有回复),我们提出要书面信访回复,陈姓接访员说根据《控申条例》规定没有书面回复,只是口头回复(但我们没有查到相关规定,向她请教具体是哪一条规定,她说要我们自己查找,根据我们了解,《控申条例》适用于党员干部和各级党组织),我们早上9点就到纪委信访室,到11点多纪委才叫梧州市卫计委党组织(自己调查自己)开具一份不存在履职不作为的情况说明,口头说梧州市卫计委已经作为了,并说纪委监察部门不会开具书面信访回复给所有信访人。
       3、2017年8月1日,我们在梧州纪委正常信访期间,梧州市出动了10人左右的特警和公安驱赶我们,需要这样子吗?信访人对自身诉求进行信访,没有违反《治安管理法》警察有案不破来做这种事?不是浪费了纳税人的钱吗?严重违反人民警察相关管理规定,需要问责吗?


四、关于贺州市卫计委:
2017年6月29日,贺州市卫计委收到贺州市信访局转交家属信访材料后,2017年8月1日,家属收到贺州市卫计委的《答复意见书》,家属对贺州市卫计委的《答复意见书》不服,并有以下疑问:
1、只调查院方没有调查家属,单方调查可信度如何?
2、莫飞翔病发后五天住院(即2017年5月21日发病)到2017年6月5日刚好第16天,如当天进行手术莫飞翔就不会死亡。
3、广西桂东人民医院是公立医院,是否因欠费4000元和未及时办理医保,异地就诊就不做手术了(2017年6月5日下午办妥手续也可以进行手术的),作为一个高危病人随时随地都应根据病情技术施行手术。
4、院方一直没有向家属催缴欠款,我们也不知欠款了,院方以容易产生纠纷就推迟手术致死者生命不顾,简单的认钱不认命的行为有责吗?
5、院方按一级护理收费,达到一级护理的规定了吗?
6、病人不在医院治疗,院方并没有告知家属,院方有责任吗?
7、贺州市卫计委没有回复“既然医院已发病危通知单,为何不阻止病人外出就餐”;
8、贺州市卫计委单方调查认为广西桂东人民医院对死者莫飞翔的治疗处置过程符合相关流程。院方没有责任,责任全部由死者和死者家属承担,这样的调查结果公平、公正、尽责、服众吗?


 五、关于梧州和贺州党委和政府:
     2017年7月2日,我们直接送信给梧州市黄俊华书记和朱学庆市长,寄挂号信给贺州市李宏庆书记和林冠市长。

     
      两个多月了,事情到现在还没有解决。现在死者还没有火化,还不能入土为安。 一个两岁父亲(本人爷爷)60年代因救火牺牲的党员干部(望楼村委村支书)的孩子,由众兄弟叔伯和亲朋好友抚养成人,现在上有老、下有幼的家庭顶梁柱,今天我们家属强忍十二分悲痛的心情,现向尊敬彭书记反映我们的诉求。党的十九大将于今秋隆重举行,为确保社会大局稳定。希望能得到一个公平、公正、合理的书面回复并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依法问责。 
   
                      
   

                                                  写信人:莫添科13929853880

 
 
    您好,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建议医患纠纷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2017/8/28